说到中国,一定会聊起延绵不绝5000年的传承。

四大文明古国,只有我们文化一代接一代传承下来,从这个角度看,确实值得自豪。但是回过头来想一想,5000年传承对“我”作为个体的人,有什么用呢?我们接触历史也仅限于小时候听的启蒙故事,也仅限于从小学到高中的历史课本。即使有专研历史的学者,于中国这么多人相比,也仅仅是沧海一粟。历史的厚重和积淀,对于大多数人终究是没有直接影响的。

我们看历史,最终只落个读故事书的境地,历史到底有什么用却很少思考。比如《史记》记载张良为老人捡鞋,教科书告诉我们这是在弘扬孝道。这个解释有道理,但是很牵强,而吕世浩的解读就很有意思:老人屡次扔鞋子让张良捡,目的是测试张良是否能“忍”,“忍”是成事的关键,完美承接老人传授张良兵书以助其成事。从这个角度看,才不枉太史公大费笔墨书写这一段。

读历史最大的用处莫过于看见另一个世界。

在现实生活之外,史书展现了另一个时空的波澜壮阔。指尖划过书页,可以感受到时间流逝,看到古人一生坎坷挫折。浸淫良久,不知不觉中,会被这些内容影响。虽年龄不大,但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,因为你知道现在所经历的与历史事件相比,不过是寻常。你在看一个人时,不再会感慨他经历的幸运与不幸。因为你知道,每个生命总会有自己的命运。项羽武力绝伦,无所不破,终究落得身首异处;天选之子刘秀,早期也狼狈至极。

拉长时间尺度去看经历的每件事情,你现在认为有意义的,也许终将化为一缕烟云;你认为没意义的,可能正是飓风前夕蝴蝶煽动的翅膀。时间长河中,每件事,每个人对你的意义将变得不确定。这便是历史给你带来的第一个改变:你的世界不再是当下的世界,而是被拉长了时间尺度的世界。在这个世界中,不会再患得患失,不会再怨天尤人,能做的唯有珍视当下,认真对待每一件事情

人总是被身边各种事情缠绕,大事小事剪不断,理还乱。人总是坐井观天,被现状和思维困住,目力所及,便是全世界。看不见的地方便是不存在,且无法理解。历史会告诉你:大千世界,精彩纷呈,光是皇帝就有千百种做法。

当你看了同一件事情不同的处理方式,同一个官位不同的做法,或许就会大开眼界。更容易跳出当下场景,跳出既有选择,充分发挥能力。这便是历史给你带来的第二个改变:你的世界不再是当下的井口,而是精彩纷呈的舞台

当你准备好,开始读历史时,就意味着你开始改变了。

当然,改变一定会遇到阻力的,而你的阻力除了时间不够、语言难理解这些常见的问题外,还会遇到“历史”本身的问题。

首先,你会发现史书很多,不知从何下手。正史就有二十五史,更别提其他的野史,正史补、古人杂文等等。卷帙浩繁,不知从哪开始。

其次,当你渐入佳境,会发现历史中的“假”。“假”在哪里?史书都是后人为前人著述,笔下定然有曲解。可以写出来的都不是真正的历史,即使是本人写的历史也不是,更何况他人写的呢?这些“假”的东西,你要不要读?你要不要信?

最后,当你试图解决以后,寻找其他人解读时,会发现历史解读之“杂”。现代教育不像古代,师从某家,至少有个渊源,有条线可以梳理出来。经史子集的解读无非也就那几家,各家有各家的道理。现在任何一件事、一段记载,网上都能演绎出各种版本,你要相信哪一种?

解决不了上面问题,深入读历史就无从谈起,因为你会越读越怀疑,阅读越觉得自己被带偏了。没有坚定信心,如何一往直前?

想深入读历史,要明确以下三点:

1、有目标。我们的目的是“读”历史,而不是考究历史。目的是为了从历史事件和人物反应中磨砺自己的思想,而不是考究这件事具体是什么样的,具体细节是什么?这些是考古学家和历史学者研究的问题。所以史书中的假与真便不再重要。

2、有方法。初读历史,有两个体系可以使用。人物和事件;史书和现实。人物和事件:要做到从具体事件入手,一开始不要考虑太宏观的事情。理清楚在什么情况下发生了什么事,都有谁参与,他们都做了什么,思考他们为什么这么做。思考整个事情的关系链。

史书和现实的维度,要做到学有所用。将上一步的思考,带入到现实生活中可以解决什么问题?或者将现实生活中你会做的解决方案带入到史书中,能完美解决问题吗?王阳明说要在事上磨,史书中的时间就是我们磨砺自身的绝佳场所。就像武侠小说中某人掉进洞穴,获得了传世宝典,苦练数年,出山一招制敌。

3、成体系。读历史不是要做一个掉书袋,要通过历史磨砺自己的能力。那就要求我们读完之后要形成一个自己的体系,形成体系的难度彼此大。相信你经过有目标、有方法的解读,再加上大量的史料积累,一定会成为一个有自己体系的人。